第五十五章(1 / 2)

暴力之王 闲庭信步 4280 字 4个月前

作者:闲庭信步2020年8月2日字数:8,705字清姨心头顿时生起一股强烈的不好预感,她恐惧不安的看向门口,很快她看到了一头巨犬蹿了进来,把后面牵引它的那个壮硕男子都拖拽的有些步伐踉跄。

这头巨犬足有成人一半的身高,那高高昂起的头颅差不多接近船长腰部的位置,棕黑色的皮毛光亮油滑,鲜红的舌头长长的伸到外面,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那白森森的尖利长牙清晰可辨,令人不由的心生胆寒!

仿佛有些明白了船长的意图,清姨一下面无人色,整个人恍如陷入冰窖之中,连牙关都在打颤,对此,船长是尽收眼底,嘴角露出一丝得意而残忍的笑容,然后拍了拍巨犬的头道:“杰克,坐下!”

这头本来显得兴奋乃至有点狂躁的巨犬听了船长的话后乖乖的坐了下来,船长满意的点点头,随即手一伸道:“交给我,你们都出去吧。”

“是,老板!”牵着巨犬的壮硕男子恭恭敬敬的将牵引绳交到船长手上,然后退了出去。

船长牵着巨犬走近两步,看着恐惧的浑身发抖的清姨一脸阴笑道:“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搭档,当然,它也是我最宠爱的一只宠物,它叫杰克,我想你们应该好好认识一下。”

说罢,船长一扯牵引绳,另一只手一指被吊着的清姨,这只巨犬立刻低吼一声,两只前爪向前一探,居然站了起来,前爪搭在清姨的两边臂膀上,那血红的长舌直接伸向她的脸庞。

“啊……”

清姨吓得大叫,头极力摆动以躲避巨犬的舔舐,那嘴里喷出的热烘烘的湿气令她恶心的想吐,不过最让她感到害怕的还是这畜生嘴里那闪着森森白光的尖牙,那紧贴着皮肤划过的感觉让她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怕这个畜生突然兽性大发,对自己撕咬起来,若真把她咬死了倒也无所谓,她怕就怕咬的死不了,然后变得面目全非,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做为一个女孩,那真是比死还难受!

“哦,看来我这搭档对你很感兴趣啊,哈哈……”船长不怀好意的大笑。

清姨已经顾不得船长在说什么了,她尖叫着左右扭头躲闪着巨犬对她的舔舐,另外,这个时候她还恐惧的发现这个畜生不仅用大舌追逐自己的脸,而且身子还不停的朝自己这边凑,她明显感到右腿的大腿上有一根热乎乎,有点光滑,有点尖细的东西在摩擦着,其实一开始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她注意力都在那可怕的大嘴上,但很快察觉到摩擦大腿的那根东西在渐渐膨胀,这下她顿时意识到什么,紧张恐惧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啊……走,走开啊……”清姨哭喊着,她想躲,然而她的双腿被两根铁链牢牢的固定在两边,根本不能像头那样自由扭动。

这时,也不知是出于本能还是经过有意识的训练,巨犬开始不停的向前挺动,那根赤红如血,前尖后粗,宛如粗壮的竹笋般的生殖器在清姨的两边腿根上划来划去,有几下甚至插进两腿之间的阴阜上,以至于她能明显感觉到一个又尖又滑又硬的东西几次抵在自己阴穴入口那,若不是巨犬终究是个牲畜,完全只是凭着本能,不知变化一点角度的话那么它的这根生殖器早就插进了她的阴穴里。

“啊……把……把它拉走,拉走啊……求你了,求你……啊,啊……”清姨尖叫着,吓得魂飞魄散,恐惧,紧张,绝望,种种情绪令她喘不过气来,几乎快窒息了。

“哈哈……有趣,有趣极了!”船长大笑不止,那狭小的眼睛里闪动残忍嗜血的光芒。

“不……不要啊……啊……求,求求你……饶,饶……了我……我吧……”

清姨恐惧的浑身发抖,她已经顾不得左右摆动着头了,就这么僵直在那,仍由巨犬在她脸上肆意的舔舐着,此时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下体那块,紧张的气都喘不过来了,生怕巨犬在这么横冲直撞的挺动中破开自己的阴门。

“哦,你这是在向我求饶吗?”船长声音一转道。

“是,是,我求饶,我求饶……”清姨感觉到船长的话里似乎透着一丝转机,顿时就像是落水者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拼命的答应着,此时在她心里已经没有什么事比拉开这头巨犬更重要的了。

“哦,你绑架了我的妻子,还有我的儿子,让他们至今还在医院里,尤其是我的妻子,到现在都还没苏醒过来,你觉得我能饶得了你吗?”船长阴恻恻道。

“不,我没有伤害他们,我只是把他们放进棺材里而已……”清姨急切的为自己辩解着。

船长这时狠狠拽了一下巨犬脖子上的牵引绳,巨犬不情愿的从清姨身上下来了,但明显一副跃跃欲试,想要再度扑上来的样子,那只又粗又长的尾巴不停的来回扫着,显示出它极强的兴奋感。

“嗨,安静!”

船长呵斥了一声后便抬手一把揪住清姨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看着自己的脸,然后恶狠狠道:“没有伤害他们?你知不知道我妻子有严重的心脏病,还有高血压,你把这样的人放在密闭的棺材里,这不是致命的伤害是什么?还有我的儿子,他的心理受到了极大的创伤,而这一切都是你这个婊子造成的。”

“不,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你……你饶了我吧……呜呜……”清姨泪流满面,苦苦的哀求着。

船长冷冷一笑的松开了揪住清姨头发的手,然后拍了拍巨犬的头道:“杰克,你不记得你以前是怎么操母狗的吗?操母狗的时候你可是在母狗的后面,现在你眼前这个也是一条母狗,所以你得拿出和以前操其他母狗同样的姿势,知道吗?”

说着,船长牵着巨犬来到清姨的身后,而清姨则是剧烈的挣扎,同时疯狂的摇头哭喊:“不要……饶了我吧,求你了……我什么都答应你,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只要你饶了我……啊……不要啊……”

在哭泣求饶中清姨的声音蓦然提高了八度,几乎是尖声厉叫,因为她这时感觉到了两只毛茸茸的爪子一下搭在了她两边肩膀上,紧接着,那个让她恐惧的发抖的又尖又硬的东西抵在了她的阴唇上,这一次是不偏不倚,只要再向前一步,巨犬的阳具便会破开她的阴门,长驱而入。

被巨犬肏弄似乎已成了定局,清姨厉声尖叫的同时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然而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到两边肩膀一松,同时她听到巨犬一声嗥叫,似乎显得焦躁而不满。

清姨心惊胆战的睁开眼睛,只见船长牵着巨犬已经来到她身前,这时只听船长道:“你刚才说什么?可以为我做任何事?”

“是,是。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只要……”说着,清姨恐惧的看了一眼巨犬,这时的她已经顾不得去想船长这话里的意思了,只要不被这巨犬侵犯,她真的可以去做任何事,她觉得没有任何事可以比眼下这事更恐怖,更难以接受。

“嗯,你能绑架我的妻子和儿子,还杀了我好几个人,不得不说,你很厉害,据说你会中国功夫?”

“啊!”清姨一愣,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船长摸着下巴不露声色道:“我确实需要一个能干而又忠诚的女人。”

清姨似乎明白了什么,忙不迭道:“忠诚!我一定忠诚……”

“哈哈……是吗?其实这个无所谓,我有的是办法可以让你永远不敢背叛我,重点是你有没有足够的本事?”

“这个……我……”

“哈哈,不如这样,你看,杰克对你可是兴趣十足哦,刚才打断了它的好事它可是很不开心,我可不忍这样对待我的搭档,而你又这样向我求饶了,那我也就给你一个机会,你们较量一下,也可以顺便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如果你赢了,那我就饶你这一次,不过如果你输了的话,嘿嘿,那你就得乖乖撅起屁股让杰克好好爽爽了。”

清姨一时呆住了,她没想到船长竟然想了这么一出,而就趁她愣神的工夫船长牵着巨犬后退到一丈开外,同时从外面进来了两个彪形大汉,他们利落的解除了禁锢住清姨四肢的铁链,随即退到一边。

“嗯,我可以给你一分钟的准备时间。”船长一边摸着巨犬的头一边道。

由于被吊起的时间太长,加上刚才情绪上的急剧波动,清姨一被放下后就瘫软在地,当她听到船长的话后心里不由一沉,她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

清姨努力的站起身,尽管浑身上下不着片缕,周围还站着好几个男人,但如今的清姨和之前那个她已经是判若两人了,虽然这期间不过相隔短短数天而已,可是对她来说这数天的经历无异于是一场炼狱,她所有的尊严,清高乃至人格都被践踏在地,化成一块块碎片,再也无法捡起拼接,因此眼下的她已经麻木,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暴露在这几个男人面前。

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气息,清姨凝神屏气,一点点的积蓄着力量,她知道这是自己的唯一的机会了,如果不想遭受那令人发指的折磨和羞辱的话那就必须要战胜这头巨犬。

然而清姨心里根本没底,之前她也看的很清楚,一个壮硕的大汉都拉不住这头巨犬,可以想象它的力量之大,还有那森森尖牙,不啻于一把把匕首,只要被咬上一口怕就要丧失了战斗力,最重要的是她自己,虽然之前的鞭伤好了大半,但身体还是相当的虚弱,更别说她还被吊了这么长时间,四肢,尤其是双臂,那是又酸又痛,连平时一半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稳住,别慌,你一定行!”清姨在心里为自己打气道。

这时,船长抬腕看了看表道:“好了,时间已到,开始吧。”说着,他弯腰解开了套在巨犬脖子上的皮环,然后拍着它的头,手一指道,“杰克,上!”

巨犬发出一声兴奋的嗥叫,前蹄一扑,后蹄一蹬,巨犬如一团旋风般朝清姨席卷而来,那白森森的尖牙直冲她的小腿,眼看就要被咬中,她的小腿却倏然向后一收,继而身子一转,一个后旋踢,另一只脚结结实实的踢在了巨犬的肚子上,顿时巨犬被踢的四脚朝天,嘴里发出一阵尖厉的低嗥声,显得颇为痛苦。

船长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讶色,其实不止是他,旁边护卫他的那两个彪形大汉也是相当吃惊,他们自忖就是自己上去斗这个巨犬也是毫无胜算,何况清姨只是一个女人,而且她还不是在很好的状态之中。

事实上这两个船长手下看自己老板来这么一出就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是死定了,并且还是死的非常之惨,因为他们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了,以前老板就不止一次让杰克和人斗,名义上还说给那些人一个机会,但那些人无一例外不是被咬死就是被生生奸死,其中不乏身强力壮的男人,就在不久之前一个男人的屁眼就被杰克肏出一个碗口大的血洞,最后失血过多而死,所以他们认为这一次也不可能例外,然而眼下这一幕却是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吃了一个闷亏的巨犬不但没有退缩,反而被激起了狼性的凶残,它抖了抖身子,继而又是一声低嗥,身子飞扑上前,张开血盆大口就对着清姨的脖颈咬去,这一扑要比刚才快了许多,近乎是眨眼之间清姨就闻到一股热烘烘的腥气,她急忙侧首一撇,躲过巨犬的血盆大口,与此同时,一个掌刀切在巨犬的脖颈上。

如果是在平时正常的状态下,清姨这一掌刀足以令巨犬甩出至少半米开外并且哀嚎不止,可现在她双臂绵软无力,这一下仅仅让巨犬身形缓了缓,完全阻挡不了它凌厉的扑咬。

…樶…薪…發…吥………清姨大惊,身子急速向后退去,然而她动作再快又怎能快过巨犬,她退后不到一米的距离就被巨犬追上,并且它还是飞扑过去,两只前爪直接搭在了清姨的肩膀上,白森森的尖牙径直咬向她的脖子。

危急关头,清姨顺势向后倒去,巨犬随即咬了个空,但迅速又继续扑咬,就这样,随着清姨身子的后仰它跟着压上,直至清姨仰躺在地,它也四肢趴在她身上,那张血盆大口直咬向她的喉咙。

看上去清姨已经是穷途末路,退无可退了,眼看就要被巨犬咬住喉咙血溅五步之时只见她手臂一曲,格挡在巨犬的颈部,令它的扑咬之势一缓,与此同时,右腿一曲,膝盖狠狠顶在它的肚皮上,而另一只脚利用顶出的这点空间迅速抬起,一脚狠狠蹬在它的小肚上,身形庞大的巨犬一下被蹬出好几米远,并且发出极为凄厉的惨嗥。

尽管清姨体力不济,但这一蹬的力道也非同小可,饶是巨犬体型硕大也被瞪出老远,惨嗥不止的同时侧倒在地上,四肢不停的扑腾着。好几下想要站起来但都没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