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中语文老师的处女卖淫经历】完瑶瑶是所中学的高中语文老师,自打她25岁来到这所中学的第一天,她的美貌就征服了这所中学所有的男性,淘气的男学生们在她面前变得乖巧,死板的男老师们在她面前变得幽默,就连脾气火爆的校警在她面前也变得谦和多了,校花再也不属于青春期的女学生,当仁不让地成了她的专属。

不过在瑶瑶看来,这一切纯属正常,从中学到师范,她一直是班花、系花、校花的不二人选,连她自己都十分感激上天的眷顾,赋予她修长的双腿、傲人的双峰、白晳的皮肤、天使般的面孔、和善的性格,加上她对文学的热爱和从事语文教育的职业,走到哪里都有一股子书卷气,很有知性女性的气质,一切都是那么完美,美得让人不敢接近和亵渎。

可是,就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却一直对男性保持礼节上的距离,没有谈过恋爱,也不主动找对象,也不去相亲,一直都是处女。

因为她的家教很严,上学时和男生接触很少,当上高中语文老师后,瑶瑶也住进单身公寓,才略有放松。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在瑶瑶冰清玉洁的表面之下,却有一颗无比淫荡的内心。

她喜欢男老师之间的荤段子,喜欢男学生之间的下流话,喜欢校警们之间的粗口,表面上反感,暗地里却竖起耳朵偷听,越听越刺激。

她还会在没人的时候偷闻校警晾在外边的内裤,感到心旷神怡;也会假装不经意的路过男生厕所门口,深吸一口气,去嗅男生厕所里的那股味儿,真令人沁人心脾;有时男学生犯了错,她就把犯错的男生挨个儿叫到办公室训斥,却偷偷在办公桌下分开腿,方向对着这些男生,兴奋极了。

自习课的时候,就故意不穿内裤只穿着裙子在班里转,幻想男生在偷窥自己的裙下春光,很快就能湿一大片;晚上回到自己的单身公寓看a片,岛国的那种,男老师和男学生嘴里说的女优名字对于她来说并不陌生,她也会用香蕉或是黄瓜作道具模彷女优的动作,但就是不敢插进自己小穴,生怕破了自己的处女膜。

她觉得自己的处女膜应该有意义的破掉,但怎么破才算有意义,自己也不是太清楚。

除此之外,瑶瑶还喜欢和一个名叫「教官」的网友聊天。

这个教官什么时候成为好友的,瑶瑶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他很特别,喜欢问瑶瑶很隐私的话题,比如胸多大啊,逼逼什么颜色啊,多少岁破的处啊,跟几个男人上过床啊,什么的。

瑶瑶不想让他看不起自己,就谎称自己有过男友,很早就破处了,会口交,能吞精,颜射、内射样样都行,这样聊着特别刺激,能一聊一整夜,甚至打开视频跟他裸聊,让他看遍自己全身每一寸肌肤,但始终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和身份,教官也没多问。

自己也不知道教官的名字和身份。

有一天,教官提出要见他一面,早就想见见他本人了,于是就答应了。

不过,瑶瑶怕他到自己城市来被亲戚朋友看到了不太好,坚持见面地点要在他的城市。

瑶瑶向学校请了几天假,穿上新买的可爱小短裙,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坐火车来到教官的城市。

教官很守时,早就在车站等着了,刚一见面就惊叹于瑶瑶的美貌,连夸瑶瑶比视频上更好看,夸得瑶瑶很不好意思。

而瑶瑶觉得他没视频上那么帅气,但也没有说破。

然后瑶瑶就跟着他逛景区,玩乐园,又是吃大餐,又是住高档酒店,教官在瑶瑶身上花了不少钱,一点没有越礼之举,直到晚上住宾馆时都是只送到房间门口,瑶瑶本来已经做好了被教官吃豆腐的准备,但教官以礼相待,瑶瑶感到欠了他许多。

「教官,你……你……你怎么不像网上那个你啊?」瑶瑶红着脸,站在房间门口。

「是吗?哪里不像?」教官依然彬彬有礼的站在房间门口,没有进去的意思。

「网上的你,喜欢……喜欢说那些……」瑶瑶这次来,就是希望教官能当面聊聊那些色色的话题,就算被揩些油也没关系。

「我怕说了之后你会受不了,占我便宜啊。

」教官呵呵一笑。

「怎么可能……你进来吧……时间还早……我们聊会儿……」瑶瑶脸更红了。

教官暧昧的看了看瑶瑶,走进房间关上了房门。

从房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开始,瑶瑶的心开始「扑扑」的乱跳,她既然来这里,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教官对自己这么好,要是不发生点什么事就太对不起教官了,也对不起自己大老远跑来。

比起网上,教官聊起两性话题更是赤裸裸的,一边聊还一边指着瑶瑶身体比划,很快两个人就依偎在床上。

「宝贝,你真美。

」教官搂着瑶瑶,抚摸着瑶瑶的下巴。

瑶瑶闭上眼睛没有说话,她很享受教官的爱抚,至今为止,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抚摸,更何况到现在为止,她只知道这个正在侵犯她的男人的网名叫「教官」,其他一概不知,等于是一个陌生男人在侵犯自己。

「宝贝,你奶子真大。

」教官一件一件脱瑶瑶的衣服,非常熟练就摘掉了瑶瑶的胸罩,当他的粗手摸到瑶瑶奶头的时候,瑶瑶全身颤抖起来。

啊,被男人看到自己身体的感觉好刺激啊,比起在网上裸聊刺激多了!「教官,对我温柔点……」瑶瑶喘着气,全身发软。

「看你,又不是处女,这么紧张干嘛。

」教官的语气淫邪起来。

「嗯,我早就不是处女了。

」瑶瑶低声说道。

她在和教官网聊时,怕他看不起,一直告诉他自己不是处女,而且性经历丰富,插过自己的男人不计其数,这样才能显得跟教官旗鼓相当。

「这就对了,别紧张,反正你早就被人开苞了,全身上下都被男人操遍了,不过是多我一个,对你这个小荡妇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教官说的话越来越下流,充满了挑逗和羞辱。

这跟平时和瑶瑶网聊时差不多,瑶瑶并不介意,而且觉得跟教官的网聊就很刺激了,现在当面羞辱自己,亲耳听到更是刺激得不得了,全身都在抖,这次来真是来对了!嗯,啊,他还在干什么,内裤也被脱了,一丝不挂了呀,现在已经完全赤裸了!「宝贝,你的小逼逼颜色真好看,红红粉粉的,应该没被搞过几次吧。

」「搞过的人可多了……我保养得好……你喜欢吗?」瑶瑶想继续把谎说下去。

「再怎么保养,终究是个被许多男人搞过的烂逼!」教官将瑶瑶放平在床上,骑在她身上,动作开始粗暴起来。

「嗯,我是个烂逼。

」瑶瑶平时做语文老师说话总是很斯文,从来没有爆过粗口,现在顺着他的话爆了粗口,真痛快啊。

嗯,被教官压着有点沉,不过挺舒服,下面他就要操我了吗,要插我的逼了吗,我这个逼还真没被任何男人碰过,既然你对我这么好,我也不想再保留处女了,来得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你要的话,我可以把处女交给你。

好期待啊,想看看你破完我处女膜后会惊讶成什么样子。

一定会很惊喜很意外的,说不定会感动。

瑶瑶这么幻想着,期待着。

教官亲吻着瑶瑶,「你的逼太烂,你的嘴巴呢,是不是稍微干净一些?」教官试探的意图很明显。

「差不多吧,我会口交,也能吞精的。

」瑶瑶会意了,直接同意了教官的要求。

其实瑶瑶从来没有口交过,更不要说吞精了,不过,a片上那些女优口交并不复杂嘛,而且平时也用香蕉试过,至于吞精,当牛奶一样咽下去就是了,应该没什么难的。

「那我先操你的嘴。

」教官脱下裤子。

瑶瑶有些失望,但心想a片上都是先口交后操逼的,就没在意,静静的看着教官脱下裤子,一股骚味直扑脑门。

哇,好大一根肉棒!这根肉棒瑶瑶从视频上看过,但毕竟隔着屏幕,现在可是真真切切的看到男人的肉棒,这可是第一次看见呀,好粗壮好雄伟啊,难怪日本女优都喜欢舔。

瑶瑶不禁看痴了。

「小骚货,还不快给老子舔舔!」教官将肉棒送到瑶瑶嘴边。

瑶瑶微微笑了笑,想了想a片中女优的样子,将教官的肉棒含在嘴。

好腥啊,好像还有小便的尿味,这股男人味,闻得就让人心旷神怡。

「舔!用舔的!」教官命令道。

「好的好的,我这就舔。

」瑶瑶赶紧把整个龟头都含在嘴里,好像有什么液体从龟头流出来了,应该是小黄书上写的前列腺液吧,味道挺香的,就是少了点。

一边想着,瑶瑶一边用舌尖舔扫得龟头每一处地方,嗯,刚才舔过的地方应该是马眼吧,舔过的时候,教官表情有变化,很爽的样子,那就多舔几下。

「啊,啊,真爽,太爽,瑶瑶,你口交技术真不错啊,啊……」教官很满意。

瑶瑶心想暗笑,我可是第一次口交哦,不过平时都有用香蕉练习。

下面应该舔哪里了呢,嗯,顺着向下舔吧。

瑶瑶从上而下,又从下而上,反复舔扫整根肉棒,同时观察教官的表情变化来调节速度,最后将教官的蛋蛋含在嘴里轻轻按摩。

「瑶瑶,你这嘴里到底给多少男人口交过,我……啊……太爽……啊……啊……」教官有些语无伦次。

瑶瑶得到了夸奖,十分高兴,我真的是第一次口交啊,就得到这么高评价,要是能做个男人都喜欢的深喉,还不知道把你乐成什么样子呢。

于是甜甜地冲教官一笑,慢慢把肉棒向嘴里吞去,但也只吞下一半,就顶在喉咙上,整个嘴都塞满了,窒息感很强烈。

教官肉棒的尺寸还是很大的!「啊,小婊子!啊,爽!骚货!」教官叫了起来,「要……要射了……快……啊……操……」瑶瑶没听清教官要射了,只想着换个角度能让自己再多吞一点进去,教官用力推开瑶瑶,但来不及了,一波精液已经射进瑶瑶嘴里,接着,又有几波,射在瑶瑶脸上。

「啊,你怎么射了?」瑶瑶姣美的脸上挂着精液,说不尽的淫荡。

「你口交技术太赞了,谁也受不了的。

」教官有些惭愧。

瑶瑶把嘴里的精液吐了一点出来,仔细的看了看,这就是男人的精液呀,跟小电影里的av女优嘴里吐出来的差不多,挺粘的,味道也不错。

「你,吞下去!」教官说道。

瑶瑶点点头,用舌头搅了搅,又品味了一下,很自然的吞下教官的精液。

「教官,我已经吞下去了。

」瑶瑶张开嘴让教官检查。

「你果然是个贱货,吞精一点也不勉强嘛。

」「嘻嘻,我是贱货,当然不会勉强啦。

」瑶瑶很高兴,心想等下你操我时发现操了个处女时,不知多惊讶呢。

可便宜你了,处女给你口交,吞精,等下还要接受你的破处,你赚大了。

嗯,快点吧,我好像开始骚起来了,身体热了。

「明天再搞吧,我累了。

」教官闭上眼睛,一脸疲倦的样子。

啊,不会吧!我已经开始来感觉了啊,下边淫水泛滥了,只想有人来操啊。

再说,你不要插我这个处女啦。

瑶瑶愣住了。

她没想到教官居然会想要睡觉,小黄书上不是说男人都可以打好几炮吗,怎么这么快就放过我。

我可是做好思想准备来的。

这次来其实就是想找个男人破处的,女老师的身份实在太压抑了,想说句风骚话都不行。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适合的人,说说平时不敢讲的风骚话顺带着把保留25年的处给破了,以后就可以用黄瓜自己插逼了,网上那些各式各样的假阳具也可以买来试试了。

「我们休息一下再来玩一会儿吧。

」瑶瑶觉得自己主动的真有点下贱了。

「不玩了,你太骚了,弄得我太爽了,睡一觉明天再继续搞你。

」教官摆了摆手,看上去真的很累的样子。

「不行嘛,我给你吹硬了再来一次,包你满意。

」瑶瑶不依,用手套弄起教官软掉的肉棒。

「瞧你这贱样,跟妓女似的。

」教官推了推瑶瑶,厌恶的说,「你这逼也是被很多男人操过的了,也不知道有病没病,我还真没什么兴趣……」瑶瑶恍然大悟,之前自己一样教官视频时说自己性史丰富,又骚又浪,导致教官怀疑自己有毛病,难怪一直没有操逼。

教官见瑶瑶愣愣的,知道自己把话说重了,伸手抚摸瑶瑶的脸,「对不起,我说得有点过分……」「没,没有。

」瑶瑶低下了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他实话,自己明明是个处女,而且特意来向他献身的,但他,唉,现在怎么说呢。

「要不这样,你实在想要,我介绍你去个地方,这里生意挺好做的。

」教官坐了起来。

瑶瑶瞪大了眼睛看着教官,以为自己听错了,或是教官在开玩笑。

「那地方离这里不远,老板是我朋友,客人都是熟人介绍,很安全的。

」教官搂着赤裸的瑶瑶,见瑶瑶不作声,继续说,「反正你这么淫荡,跟妓女差不多,还这么漂亮,生意不会差。

」「可是,可是……」瑶瑶看着教官,想告诉他自己是个处女。

「别担心,有什么事我马上过来保护你,不会有危险的。

」教官继续说服瑶瑶。

瑶瑶思想激烈的斗争着,我可是高中女老师哎,又这么年轻漂亮,还是处女呢,怎么能真去做低三下四的妓女。

那些淫荡的话跟教官说说挺刺激,真要去做,那可一辈子没脸做人了。

「你不是说过你很想做妓女嘛,我看你也适合做这行,你又漂亮又够骚,客人都是本地人,你做几天就回去了,没人知道的。

」「真的不会有人知道?」瑶瑶有些动摇了,本来只想跟教官好好玩一玩,就算他要玩得过分些也可以接受,大老远赶来,就是想找点真实的刺激的。

如果连处都没破,那太辜负自己了,学校的假很难请的。

「当然了,而且你还能挣点钱回去,又有肉棒可以用,多好。

」瑶瑶对钱的兴趣不是很大,但听到有肉棒可以用,有点动心了。

来就是为了破处的,给教官破和给别人破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教官对自己不错,自己对他也有好感罢了。

想到这里,瑶瑶不禁有些遗憾的看着教官,放着处女不玩,还把处女送去卖淫,教官啊教官,你这次亏大了知道不。

「那,你可要保护好我。

」「当然,你放心,我离那里不远,你一个电话我马上就出现。

不会让你吃亏的。

」教官见瑶瑶答应了,特别高兴,满口答应,然后连忙穿上衣服,还催瑶瑶快点穿上,瑶瑶无奈,只得穿好衣裙跟他走。

教官说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打车不到10分钟就到了,瑶瑶跟着教官走进一条小巷,小巷的深处有只红灯昏暗的亮着,瑶瑶知道就是那里了,心几乎要紧张得跳出来,瑶瑶问自己,这是在干嘛,内心十分清楚的回答,「这是在卖淫!我要去那里做卖淫女!」红灯下有个胖胖的中年女人站着,见到教官就埋怨:「怎么才来?」教官打了个哈哈,「不算晚吧,应该还有客。

你看看这次的货怎么样。

」说完教官推了推瑶瑶,「快叫燕姐。

」瑶瑶有些奇怪,从宾馆出来后,没见教官给谁打过电话啊,怎么他们跟约好似的,教官嘴里说的货,应该是自己,而这个燕姐应该就是电影上说的妈咪,或是老鸨了。

「燕姐好。

」瑶瑶怯怯的打招呼。

胖女人打量了一下瑶瑶,两眼放光,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眉开眼笑的说:「你小子还真行,这次弄来的货色不错,真水灵,介绍费加倍!加倍加倍!」然后摸了摸瑶瑶的下巴,托了托胸部确认是真材实料,真把瑶瑶当什么货物一样。

「谢谢燕姐!这妞叫瑶瑶,才19岁,新鲜得很,我没怎么碰过,干净!」教官一脸奴才样,故意把瑶瑶的年龄报小了。

「燕姐,我年纪小不懂事,还请燕姐多多照顾。

」瑶瑶心里也大致明白了,这个教官是个拉皮条的,为了燕姐的介绍费把自己「卖」到这里来的,把自己年龄报小了几岁也是为了卖个好价钱,以前跟教官视频时幻想过做妓女,现在还真成妓女了。

「好说好说,我给你介绍几个有钱的大老板啊。

」燕姐拉着瑶瑶的手走进屋里,教官没再跟着。

进去之后,瑶瑶看到屋子里坐着七八个年轻的姑娘,并不十分漂亮,但穿得很暴露,化得妆很浓,很没品味,一看就知道没什么文化和内涵,更没有气质。

燕姐把瑶瑶安排在她们中间的位置上,让这些姑娘给瑶瑶让出位置。

这些姑娘嫉妒的看着瑶瑶,向两边让了让。

瑶瑶貌若天仙,站在她们中间显得特别出类,加上她语文老师的气质和内涵,更是把这些庸脂俗粉甩出几十条大街。

「瑶瑶,这里的价格是这样的,口交每一次100块,要是口爆和吞精,就各加100块;做爱你可以要求戴套,戴套搞一次100块,不戴套是200块,加100块就不要限次数了;要是人家包夜,就是500块,人家玩你可以玩到第二天早上7点,想怎么玩你就让人家怎么玩,我们这里是郊区,都这个价,抽成是25%……」燕姐话说得很快,瑶瑶记了个大概。

「除了包夜的,你动作要快点,射掉就出来要继续接其他客人,还有客人要是临时加了项目,要记得出来告诉我,否则人家要是没给钱,你可别赖我……」瑶瑶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记住了,但她并没有完全记得,自己也不知道行情,价格是高是低也没谱,不过没关系,来这里的目的是破处,价格无所谓,希望给自己破处的人长得帅一点。

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个男人,燕姐迎上去打了个招呼。

瑶瑶打量了一下,是个中年大叔,大概50多岁的样子,一身肥膘,大腹便便,滚圆的肚子像个熟西瓜,脸很丑,有点像二师兄,头发谢光了,一身的酒气,一双小眼睛死死盯着瑶瑶。

「嗬,你这儿什么时候来新货了,还真是个美女,太漂亮了!」这个中年大叔对瑶瑶赞不绝口。

瑶瑶对他说不出的厌恶,这个男人又老又丑又矮又胖,笑起来比哭还难看,眼睛小得都快看不到了,酒糟鼻子就不说了,他嘴巴咧着就像关不紧似的,下巴上的肥肉好像挂在脸上一样,穿得一件印着广告的廉价背心,一个工地上用的大裤衩。

本不指望来个帅哥给自己破处,但至少要能看得下去啊,起码干干净净,我可不想让这种男人给自己破处。

「那当然,这位小姐叫瑶瑶,是东莞的高级会所里的台柱子,才19岁,嫩得呐,我好不容易挖来的。

人刚到,别人还没碰过,今天第一笔生意,身子干净,便宜你了。

」燕姐把瑶瑶吹得天花乱坠,然后向瑶瑶命令道,「瑶瑶,这位老板看上你了,你过来把老板领到里间去。

」「我新来的,抢先不好吧,让别的姐姐先做吧。

」瑶瑶央求,她实在不想把处女交给这么个男人。

「老板看上谁就是谁!就算你是仙女也要守规矩!」燕姐提高的嗓门,有些不悦。

「你小声点,别吓着这个小姑娘。

」中年大叔哈哈一笑,搂过瑶瑶,一双油腻的粗手捏了捏瑶瑶的嘴巴,「真是水灵,就差要挤出水来了。

」瑶瑶只得强颜欢笑,「老板,我岁数小不懂事,不会说话,请你多担待。

」「哈哈,好说好说,就喜欢嫩的。

」说着掏了一迭5块、10块的破旧钞票递给燕姐,「老规矩,我先付100块,玩得开心再加项目。

」燕姐皱了皱眉头,接过钱说:「这么水灵的货色你还是100块,真是小气。

」「哈哈,玩得开心就加,就加。

」中年男人也不生气,搂着瑶瑶朝里走去,看上去对这里挺熟。

瑶瑶心想,这个卖淫场所看来很低端,来得客人都是社会下层的人士,唉,到这种地方卖淫,我好廉价啊。

与其说瑶瑶领中年男人进里屋,不如说是中年男人领着瑶瑶。

他搂着瑶瑶径直走到一个走廊,走廊两侧都有房间,中年男人打开一个房门,门没锁,里面只有一张床,床上一对男女正在云雨,中年男人什么话也没有说,立刻关上门,重新找房间。

瑶瑶心想,这里真是简陋到极点了,门上连锁都没有,就这么随便让人打开欣赏了。

好在中年男人打开的第二个门,里面没人。

中年男人打开灯,自顾自的脱衣服。

瑶瑶打量了这里,和之前看到房间一样,只有一张床,别的什么都没有,地上比较乱,有几个用过的避孕套和外包装散落在地上,看来是之前的人用的。

「你快脱啊。

」转眼间,中年男人已经脱光了。

「哦,我马上就好。

」瑶瑶赶紧脱掉衣裙,中年男人的小眼睛立刻发了直。

「好完美的奶子!」中年男人粗糙的大手捏在瑶瑶的奶子上不停的挤着,嘴里念着,「真大,真圆,真挺,我在这里玩了那么多妞,这奶子是最完美的。

」瑶瑶有些得意,一个处女的乳房当然坚挺了,我可是d罩杯,连我的学生都喜欢偷看。

瑶瑶经常把班上最调皮的学生叫到办公室训话,还故意打开胸前的纽扣,那个学生一边挨训一边偷看,可安静了。

后来瑶瑶心血来潮,建了个qq小号,加了那个学生为好友,和他聊天,那个学生炫耀自己偷看了美女老师的奶子,瑶瑶问他感觉怎么样,得到的反馈当然是一顿勐夸,还听这个学生还说自己是个贱货,总是衣服忘了扣,全班没有一个男生没有看过,说着说着瑶瑶就能高潮。

所以,瑶瑶对自己的乳房特别有自信。

中年男人把玩了一会儿,熟练得从床头摸出一个避孕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