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 2)

看不见的爱人 老萨满 5660 字 4个月前

【看不见的爱人】【9】崔老师的意外身亡和警花王丹芊的登门造访作者:老萨满2018年8月6日字数:10563看不见的爱人9在肛交结束之初,女性的后穴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恢复原样。

我在周凌霄的尻穴中内射后,立刻将她倒放在沙发上,避免精液倒灌,从而功亏一篑。

我仰坐在与之相邻的一张单人沙发上稍作休息,嘴里喘着粗气,额头满是汗珠。

同时给两个女人配种自然是件令人神醉心往的事,但也是件劳形苦心的活计。

哪个男人不羡慕休·海夫纳那样淫靡奢华的生活?被无数玉面妃嫔环绕簇拥,纸醉金迷,夜夜笙歌。

当下,庞卿和崔梦婷始终是我最稳定的性伴侣,今夜过后,我与周凌霄的关系也将由好友晋升为炮友。

虽说这三位并没有西洋美女放荡狂野的本性和妖娆魅惑的风情,但仅相貌身段而言,她们不输给那些金发碧眼的兔女郎们。

一个世纪之前,伟大的作家鲁迅先生曾向我们揭露了一个会「吃人」的社会。

一百年过去了,如今的中国社会更是将「吃人」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金钱至上的极端利己主义大行其道。

绝大多数的漂亮姑娘都愿意投入资本的怀抱,甘愿为了穿绸裹缎而沦为权贵们的玩物。

中国本就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加之「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风气,让本就乱象丛生的中国社会更加畸形。

性的供需关系极度紧张,大量的优质性资源都围绕在资本身边。

这些漂亮姑娘非常执着于跟显贵豪绅们的勾兑,在她们眼中,这是最「值得」也是最「公平」的交易。

但她们又十分不希望被人贴上「婊子」「荡妇」的标签,这也就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作「做了婊子还要立贞洁牌坊」。

任凭那些女人如何精明算计,但婊子始终也只是婊子,俯拾即是,弃如弁髦。

「物以稀为贵,酒以陈为美」,把自己关在「广寒宫」内的清新女子凤毛麟角,终日浓妆艳抹的世俗女子却比比皆是。

孰尊孰贱?一眼辨识。

我等小辈比不上那些手握权柄的花花公子们,只能在谧谧长夜里干些窃玉偷花的勾当。

虽不如他们那般风流潇洒,也算得上是逍遥自在。

钱能买来玉面柳腰,却买不来温文尔雅。

我无法让庞卿对我娇嗔满面,但至少我用非常「低碳环保」的方法长期盘踞着一位高雅美人的胴体。

我所拥有的是当今中国最稀缺最优质的性资源。

我不仅要榨干庞卿身体里的每一滴性爱价值,还要强夺其性爱的附加价值——生育。

卑劣手段也好,非法侵占也罢,反正她们在熟睡之后,其身体的闲置本就是一种浪费。

如果能够加以利用,哪怕只是为我所用,也能算作是避免了社会资源的流失。

如果按市场价进行估值,我怎么也有个百万身价了吧?「喂喂喂!?在发什么呆呢?」一只手在我面前上下晃动,我为之一怔,下意识抓住了它。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手腕上戴的银骨手串流光溢彩,璀璨生辉,猫眼石、篮锆石、紫琉璃无一不绚丽夺目。

「周凌霄?」看到这,我一惊。

「你干什么呀!?」我寻着声音猛然看向右边。

「放手,你捏疼我了。

」周凌霄有些不满的语气说道。

「不好意思……」我赶忙松开了手。

周凌霄左手护着右手,鼓着嘴瞪我。

「该登机啦!还坐着干嘛?」周凌霄把手机放进背包,准备起身走开。

「登机?」「我说你是睡迷糊了还是在梦游呀?一大早见你都是这幅无精打采的样子。

」「哦……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吧。

」「我不管你了,我要先走了。

」周凌霄背上包包,刚要站起身子。

「啊……疼!」只见她突然紧皱眉头,张大着嘴,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

「你怎么了?」我问道。

看她微曲着膝,半弯着腰,左手放在自己的屁股上。

再配合上脸部的表情,像是被人从身后插入了一样。

她看了我一眼,但没说话,就转身走开了。

结束了公司活动,周凌霄也回归了自己的穿衣风格。

上半身是粉红的纯色t恤,下半身是白色的百褶长裙搭配adidas的复古款板鞋。

文艺少女和街头时尚的风格混搭,又酷又靓丽。

看着她有些踉跄的背影,我快步跟上去。

「你真的没事吧?」「没事没事,就是突然……」周凌霄欲言又止。

我看向她下身摆动的白裙,瞄见那裙摆下的纤纤玉腿,不禁又起了生理反应。

一夜的时间太过短暂,还来不及尽享周凌霄的诱惑,就匆匆结束了。

虽彻夜狂欢,但仍旧流连忘返。

「我帮你吧。

」我假借帮忙之名,抓住周凌霄推着行李箱的手,回味她的冰肌玉肤。

她瞪了我一眼,目光又瞥向走在前面的同事。

虽然周凌霄已为他人之妻,但以我跟她的好友关系,她是不会介意我这种程度的揩油。

她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让我注意一些,被其他同事看到的话会影响不好。

「昨晚被我肏得淫水直流也没见你面露羞涩,现在倒反矜持了?」我的眼神偷偷瞄向周凌霄小腹,脑海中浮现的满是一幕幕淫秽下流的画面。

「既然周凌霄被我肏成现在的狼狈模样,那庞卿呢?」我开始在人群中找寻庞卿的身影。

花纹白底的纱质上衣,高腰包臀的棉质短裙,轻薄通透的连裤黑丝。

仪态不凡,卓约多姿,与昨晚那个淫水四溅的庞卿判若两人。

「如此看来,庞卿的身体应该并无大碍。

」庞卿越是这般高贵典雅,我越是想大声告诉所有人,我与庞卿之间的狐绥鸨合。

让他们都知道,这么个闭月羞花的仙女子怀的是我的孩子,享受周遭向我投来的羡煞目光。

更何况,庞卿这件近乎完美的艺术品,也有被我雕琢过的部分。

在我的数月调教下,庞卿的身体能淫如娼妇,贱如妓女。

被蹂躏奸淫后,也能快速恢复。

所以才有了今日这个更趋于完美的庞卿,在外人眼里端庄文雅,在我的眼里放荡下流。

由于是一起购票,我跟周凌霄仍旧是座位相邻。

虽没有来时那么幸运,但我与庞卿的座位也只相隔数十公分,一个走道的宽度。

庞卿优雅地叠腿而坐,继续看着三毛的书。

与我相邻的周凌霄就显得没那么自然了,多次微调坐姿,似乎下体的不适仍未完全消除。

古代军队里的营妓伺候数百名士兵,隔天仍能行军打仗。

按说将周凌霄投入古时军营,杂役活计和上阵杀敌的事情她肯定不行,但充当泄欲工具的任务她肯定没问题。

为何被我折腾了一夜就成了这样?被我直击要害后变得一触即溃?我想不然,通过对周凌霄的身体条件进行分析,结合观察周凌霄的系列举动,我想她的痛楚多半是来自于后穴。

「如此说来,昨晚应该是周凌霄二十三年人生的第一次肛交。

」我将目光停留在周凌霄的脸上,饱满的上眉,明亮的双眸,娇嫩的双唇如同玫瑰般红艳诱人。

好一个惹人怜爱的女孩子!「虽然双穴通插也玩过了,孩子也让你怀上了,但我还是希望我们能有更多机会共度春宵。

你说呢?」「什么呀?」周凌霄转而看我,我们四目相对。

「想看你好点没有,关心一下你不行吗?」「神经病,没空理你。

」说罢,周凌霄拿出平板电脑,又开始看些在我眼里很是无聊的国产连续剧。

我轻轻摇头,心里想着。

「霄霄呀霄霄,你就不能在气质上向庞卿靠拢一些吗?」当然,「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庞卿「尻穴奴隶」的美称也不是因为天赋秉然。

回想起过去三个月的种种经历,犹如浮光掠影般,一幕幕突然在脑海中重现。

今年六月初的时候,我对爱慕已久的女上司庞卿实施了迷奸计划。

一切都很顺利,她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沦为了我的性奴隶。

之前仅停留在我脑袋中的邪恶想法都在她身上得以实现了,那段时间的我终日都在盼望黑夜的降临。

六月底,庞卿的男友前来看望庞卿。

我也趁此机会,向庞卿男友公布了我跟庞卿通奸之情,当面给他戴上了绿帽。

在那后,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开始想要在庞卿身上尝试我不太敢尝试的肛交。

毕竟后庭不同于阴道,它用于性交的功能是人为开发的。

既然是人为开发的,那肯定不能像肉穴那样即插即用,需要慢慢地尝试和适应。

我还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庞卿心情不错,一整天都没有训斥我们,偶尔还能在她脸上看到笑容。

人心情好的时候,身体应该也会相对应的放松一些,所以我决定那天晚上开始对庞卿进行肛交尝试。

深夜,我先用肉棒将庞卿肏至阴道高潮,然后戴上手套,涂抹润滑剂,用手指刺激庞卿的后穴。

第一步是用手指在她尻穴周边画圈,然后才是用食指尝试性地插入庞卿的后庭。

因为庞卿刚性高潮过,后庭周围的肌肉组织都比较放松,手指的前半截进入时,庞卿都未有所反应。

但随着手指的不断深入,庞卿的身体也察觉到了异物的入侵,后穴开始了出现明显的收缩。

「亲爱的,放松一点……」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尝试,情况也并没有好转。

「单食指的插入都无法接纳,肉棒想要插入,肯定是行不通的。

」那天晚上,我未能如愿完成与庞卿的肛交尝试。

还好我没有就此作罢,而是坚持每天都尝试一下。

随后的几天,我也惊喜地发现庞卿身体的变化。

食指插入到庞卿后庭后,她不再出现不良的反应。

随后我用手指在她的后穴内进行慢速的抽插,先是食指,然后是食指中指一起。

速度加快一点,手指分开一点。

我在慢慢尝试,庞卿也在慢慢适应。

我的右手扣弄庞卿的后庭,左手摩擦她的阴户和阴蒂。

当我看到一股白浊液体从庞卿屄中流出时,我知道那是庞卿的身体在告诉我,它已经做好了与我肛交的准备。

我让庞卿平躺着,在她腰下垫上枕头,以让我的肉棒的插入角度更加适宜。

给肉棒戴上安全套后,就算是完成了所有的战前准备了。

先将龟头抵在洞口,然后慢慢往里送。

由于肉棒的尺寸更大些,被插入时肯定有更强的异物感,这一点可以从庞卿后庭的收紧程度感受到。

但「开弓哪有回头箭」,我继续将肉棒插入,直到整个肉棒都被吞没掉为止。

庞卿皱着眉,面露痛苦的神情。

后穴也收得很紧,似乎很不欢迎肉棒的光临。

「庞卿女神,请放轻松一点,你越是这样越会觉得疼的。

」我轻抚庞卿的头,亲吻她的嘴,试图安抚她的紧张。

见她有所缓和,我的肉棒才开始进行慢速地进出。

虽然速度很慢,力道很轻,但庞卿脸上表露出的痛苦神情却始终没有减少。

「亲爱的,你也要学会痛并快乐着才行……」我加快肉棒在庞卿后庭抽插的速度和力度。

与此同时,大拇指按住她的两瓣大阴唇,同时向外用力,将她的阴户彻底打开。

从迷奸庞卿之日起,我对于性的认知不断地被刷新。

但当时的我确实被眼前的所见给震惊了,我看到了庞卿最淫贱不堪的一面。

抽插了四五分钟后,我身子一颤,一股热流从肉棒涌出。

我跟庞卿共同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肛交体验,这段宝贵的经历,今后回忆起来都将是非常美妙的。

第二天,庞卿也出现了一些不适反应。

那一天的她,走路速度很慢,步子迈得很小。

整个公司只有我知道她的秘密,既暗自过瘾,又暗自祈祷她不要有所警惕。

那一夜的疯狂后,我完全喜欢上了肛交。

沉睡的庞卿不能用言语表达,但是她的身体也用实际表现展露出了对肛交的接纳。

回想到这里,我不禁将眼光向右瞥去,看向走道那边的庞卿。

她距离内裤走光就只有裙子遮掩住的十来公分,大腿的三分之二都裸露在外。

虽然她也有意地用包包做些遮挡,但从侧面还是看得真切。

黑丝紧贴她的肌肤,附和着她双腿的优雅线条,从小腿一直蔓延到裙摆下。

「行为影响思想」,在我的调教之下,庞卿的肉体变得愈发淫荡,她的观念也会随之变得愈发开放吗?暂不得而知。

登机前看到她时,就觉得她的裙子比往时要短。

加上包臀裙本来很容易往上缩,坐下时更是如此。

在公司里还好说,有桌子挡着,在飞机上可就是一览无余了。

以我对庞卿的了解,裙子这么短,她也绝对不会穿保险裤。

我多次翻看她的衣柜,从来未看到有保险裤这类的东西。

七月初,趁加班时在庞卿的办公室内迷奸了她,当时的她也没有穿保险裤。

庞卿诚人不欺,或许在她眼里,选择穿稍短些的裙子就是为了展示女性的魅力和性感,穿保险裤之类的东西就是在自欺欺人了。

「不知道周凌霄是否……」我将目光转回周凌霄身上。

「……这么长的裙子,应该没那必要。

」我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毕竟昨晚一宿都没歇着,确实需要小睡一下。

我戴上眼罩和颈枕,靠在座位上休息。

周凌霄仍旧待在我的身旁,好似从未离开一样。

我检查了一下她后穴恢复的情况,确认已经ok之后,将她横摆在床上。

随后是将浴室中的庞卿抱出来,同样横着摆放在床上。

她们两人相距五六十公分,刚好能容下我躺在中间。

忙乎了好一阵子,终于享受到了左拥右抱的待遇。

右边是庞卿,左边是周凌霄。

「坐飞机来上海的时候,我的座位就同时与你们相邻,也称得上是一次『双飞』吧。

只不过那一次,仅仅是坐在你们身边,闻闻你们身上的香味罢了。

」将她们的手与我十指相扣,然后放在我的胸前。

「不像现在,摸奶、肏屄,想对你们做什么就能够做什么。

嘿嘿……」「庞卿,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我将头转向右边。

「不过我想要女孩。

我们生个女孩,将你这独有的气质延续下来,那该多好。

」「霄霄,你呢?」我再将头转向左边。

「我还是喜欢女孩子。

如果是女孩的话,她也肯定能像你这样俏皮可爱。

」我将她们的手背放到我的嘴边,分别亲吻了一下。

「那就让我们一起来『造人』吧,完成这次配种派对的最关键的一个环节。

」我移动周凌霄的位置,让她紧挨着庞卿。

我将浴室内的铁管拿出,再从背包中翻出几根细绳,以及四根质地较软、长度较长的皮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