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结局(1 / 2)

【风情谱之正派老教师】(结局篇)作者:小柔柔2018年10月17日字数:14863风情谱之正派老教师(结局篇)李红军饶有兴趣看着我,面色泛红,眼睛发亮,听完我的表白他略点头:「好!很好!小丁啊,通过这次考验我对你有了更大信心!你能如此抛嫌,难能可贵!是个可塑之才!看来仅仅让你做我办公室的主任是有些大材小用,你先忍耐一下待时机成熟可以考虑让你做教务主任……」这话彷佛一针强心剂顿时让我精神百倍!教务主任?我替代郭达?!连升三级也不过如此!我心情激动眼圈红了,哽咽道:「校长……我……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您!我不过是个普通教师,在您眼里不过是一双还算顺脚的破鞋,竟然能让您如此错爱!我太感动了!太感激了!」他挥挥手笑:「你这双破鞋我不能白穿,该给你的一定会给,该教育你的我也绝不手软。

」说着,他看看表冲我说:「走,跟我去吃个午饭。

」我高兴的站起来整理好衣服陪着他出办公室。

我俩有说有笑边走边聊,来到校附近的一家饭馆,虽然是随便吃点儿,但看得出李红军的讲究,开单间、荤素四菜一汤、米饭两碗、饮料两瓶,最后结账108元。

吃饭时候他嘱咐我,回家要想想任职发言,星期一的例会上会宣布对我的任命。

回到家我好好洗了个澡,让自己清醒清醒,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太快。

我缕清目前的形势顿时有了打算。

星期一。

我早起,吃过早点对着镜子精心打扮一番,虽然还是那身工装,但却换上性感的灰色连裤袜。

这次例会时间格外长,由郭达主持,李红军旁听,在会上郭达宣布了对我的任免,直接升任校长办公室主任兼教务处副主任。

他用词用得好「……经校领导长期考察认为,现成为教务组长兼成教脱产班班主任丁莹同志业务能力精进,教学水平优秀,师资能力强,师德稳重大方,能够做到为人师表正派处事。

据此,经校委会及教务处合议,着调任丁莹同志为校长办公室主任兼教务处副主任职务,薪资水平做相应调整……」在众同事惊讶的目光中我面带微笑自信满满起立来发言:「校长好,郭主任好,大家好。

作为一位从事教育事业二十多年的正派老教师,我能有幸获得校委会及各位校领导垂青,将万分重担交给我,感觉压力很大,今后的工作如何展开?如何做好?如何让校长满意?校委会满意?郭主任满意?这是我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

但既然我已担负职责,那么我责无旁贷一定完成好工作任务,用尽全力,全身心投入。

同时,我也希望各位同事能一如既往的支持、鼓励、帮助我,我更希望李校长能时时刻刻教育我、指导我,郭主任能不厌其烦的提携我指出我的不足激励我前行。

我期待着,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能获得大家一致口交称赞!谢谢大家!」由于兴奋和激动我竟然把『交口称赞』说成『口交称赞』幸好说到最后大家都有些松懈没人发现。

接下来由郭达首先发问:「丁老师,我想请你谈谈你对教务处副主任这个职务的理解认识以及你如何展开今后的工作?」我应答如流:「就我个人的理解,教务处副主任这个职务的主要工作重心是辅助教务处主任也就是郭主任您展开全面工作,我的职责是以您为中心,协助您完成好各项教学任务。

当然,我还是个新人,工作中难免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这时我迫切需要您给予我提示、批评、教育,深挖我思想内部的认知不足,请您在必要的时候用您独特的方式探究我内部及时纠正我的工作作风。

」郭达目不转睛认真听着脸上露出满意,随即问:「那请你详细讲一下我如何深入探究你的内部?」我脸色微红,清了清嗓子:「我认为您可以从两方面入手,第一从思想上,用您严厉的批评指教对我进行鞭策。

第二从身体上,时刻纠正我的行为,让我从根本上认识到不足,至于探究的方法,您可以任意发挥达到您认为最满意的效果。

」刚说到这儿,另外一个洪亮的嗓音响起:「郭主任,工作上的事情可以先放放,例会上也不宜讲得太详细。

这样,我看咱们今天就到这儿吧,各位老师还有课。

散会!」说话的正是李红军。

其实我也觉得郭达问这最后一问是诚心给我难堪,如何探究难道他不知道?瞥了郭达一眼,只见他面色阴沉似乎不快。

校长既然已经发话散会,自然没人再留下,大家陆续出来,我也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来到校长办公室报道,一切都顺理成章,面对新环境新工作我泰然处之。

搬到校长办公室,我忙着收拾东西做卫生,一直到下午才安排妥当,打杯水正休息……「丁莹,过来!」李红军洪亮嗓音在里屋响起。

我忙站起来回应:「报告校长!是!」说完,小跑到他面前。

我站好,他笑:「小丁,怎么样?新工作环境还适应吧?我看你收拾得挺干净。

」我忙微笑回应:「报告校长,我非常满意新工作环境!」他翘着二郎腿从办公桌上抽出一支烟,我忙凑过去拿起打火机给他点上。

「别着急,慢慢来……我琢磨着,是不是该给你制定个『校长办公室规章』?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又是犯过错的人,思想上容易放松,如果有规章制度,也方便我约束你、教育你,这样吧,我想想,想到什么你先记下,算是给你立规矩。

」我忙点头:「报告校长,您这个点子真是太好了!您稍等,我这就拿笔纸。

」说完,我小跑到自己办公位拿来笔和本又小跑回到他面前站好。

他琢磨了一会儿看着我说:「小丁,你我之间是个什么关系,你心里应该清楚吧?」我点头:「报告校长,我心里清楚,我是您的工具,是您眼里的破鞋,而且我是有思想上深刻错误的人,需要您时刻教诲。

」他满意笑了笑:「你明白就好,所以这办公室规章的第一条,你记下,我想这样,如果只有你我二人的时候,你必须做到随叫随到,另外,和我说话的时候要放低姿态,你站着,我坐着,我和你说话还要仰面,那不成仰视你了?……」他话没说完我已经乖巧的矮了半截儿,直挺挺跪在他面前。

他满意的伸手拍拍我的头:「嗯,这样才好。

」我翻开笔记本刷刷点点记录下第一条:随叫随到,跪式应答。

「嗯!嗯!」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这第二条……呵呵,对你可能有点难度,但我认为对于清除你思想上的毒是有很大作用的!」我微笑:「报告校长,您尽管吩咐,我一定做到!您别忘了,我可是您的工具!」他眼睛一亮,点头:「好!你能有这个觉悟很好!你记一下,第二条就是我随时可能请你『喝茶』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我听得发愣,忙问:「报告校长,您说请我『喝茶』……?」他眼睛一瞪:「忘了?!猪脑子啊你!」我一激灵忽然想起上次他让我喝尿那节忙回:「报告校长!我错了!我想起来了!您上次请我喝尿……您是指的这个吧?」他脸色略有缓和:「说的这么脏!喝茶!喝茶!记住了喝茶!」我忙点头:「报告校长,我记住了,是喝茶。

」说着,我记录下第二条:校长请喝茶,必须一滴不剩。

他使劲儿吸了口烟:「小丁啊,通过刚才的对话我觉得第一,咱们之间的默契远远不够。

第二,你思想中的错误根源很深!问题很多很大!」我点头:「报告校长,您说得切中要害!我急需您对我的挽救!求求您!挽救我!」他继续:「所以这第三条就非常有必要,我必须能随时深入你内部进行探索,你也必须时时刻刻摆好姿态迎接!」他说着,我忙记录,第三条:时刻准备着摆好姿态迎接校长的探索。

他见我记得认真,满意点头:「所以,这就引出了下一条,你光摆姿态还不行,是否衣着上也要做出相应调整?当然,你作为我的办公室主任,着装上必须端庄,你们女人是不是穿一种叫连裤袜的?」我忙回:「报告校长,我们女人的确穿连裤袜。

」他点头,目光瞟向我裸露的黑丝大腿:「我觉得,既然穿了那样的丝袜,是不是就可以了?内裤是不是可以省略?当然,这个问题我是和你探讨……」不等他说完,我忙回:「报告校长,您的见解非常正确,我现在能否邀请您看一下我今天的着装是否合体?」他点点头,我改跪姿为坐姿,将裙子掀到腰部以上两条黑丝大腿朝他用力分开,清清楚楚的让他看到一方浪屄若隐若现。

他笑:「嗯,我认为很合体,黑色和肉色我比较喜欢。

」我忙记录下第四条:禁止穿内裤,连裤袜只选黑色、肉色。

他边抽烟边紧紧盯着我裤裆看,看了好一会儿也没说话,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下来,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轻柔的问:「报告校长,您怎么了?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不能让您满意?」他叹了口气:「唉!小丁啊,我突然想起个事儿,可……可我又不好说出口!」我释然一笑:「报告校长,您怎么还对我这么客气?我可是您任意玩弄的工具,您眼里的破鞋,有什么吩咐您只管说。

」他盯着我的裤裆:「小丁啊,其实我也是苦孩子出身,从农村走出来的,虽然我现在贵为一校之长,但骨子里我还是有农民本性,我的老家,民风淳朴,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习惯和规矩,你可能不知道,在我们老家,搞破鞋也是有讲究的,什么讲究呢?就是被搞的女人要死心塌地,一心一意伺候男人,具体表现就是要为男人舔屁股!」「啊?!」我实在有些惊讶,脱口而出,见他有些不快又急忙改口:「报告校长!我刚才有些惊讶,我错了,但我了解……」说到这儿我忽然脑筋一转:李红军给我立了这么多规矩,完全把我玩弄于股掌之上,喝尿、不穿裤衩儿、随时噘屁股让他操,现在又提出让我给他舔屁股,其实就是给他舔屁眼儿,虽然这对于我来讲是小菜一碟,但我是不是借此机会趁机谋求更大的利益?想到这儿我停顿了一下马上说:「但我了解了您的想法后,经过我思想斗争认为,我应完全尊重您的风俗习惯,并且做到一个破鞋应该做的,我热烈期待着能尽快舔到您的屁股!不过……从工作岗位上我希望能承担更多更大的责任,能成为您忠实的伙伴,发挥更大作用!」李红军和我算是心照不宣,他何尝听不懂我话里的意思?果然,他沉吟一下看着我说:「小丁啊,你能有这个担当不得不让我佩服!其实我也想了,你的能力我看好,也应该让你发挥更大作用,教务处主任那个位子早晚是你的,这个你放心,我在想,是不是咱们新职要提供一个主抓教学行政方面的副校长?现在咱们只有一位周副校长,但周校不过是教委派来挂职锻炼的,我觉得很有必要从咱们自身提拔一位精通业务,主抓全面的副校长。

当然,这也要看你的表现和担当,我希望是你。

」听了这话,我心潮澎湃!忙正色回:「报告校长!请您看我的表现!报告校长,我现在就请求您能同意由我来为您舔屁股!请您应允!」「好!」他痛快的答应一声迅速站起来扭过身跪噘在转椅上,我犹豫片刻忙伸手绕到他前面解开皮带顺势将裤子裤衩儿一并扒下,他似乎很激动,黑呦呦的屁股向我勐伸。

咬了咬嘴唇,我两只小手儿左右一分,露出个黑屁眼儿,细细观瞧,只见那黑屁眼儿周围布满绒毛儿,凑近一闻,屎味儿扑面,虽是百般不愿,但为了将来我也豁出去了,凑近了吐出香舌细细舔起。

「哦!……小丁……很好!你表现得非常好!……我觉得如果再勐烈些就更好了!……哦……」他指导我。

无奈下,我张开樱口盖在屁眼儿上,口中香舌用力绷直深入内部,那屁眼儿彷佛有魔力,越钻越想钻,臭烘烘的屎味儿早被我舔了干净,只觉香舌被软软黏黏的吸住,时不时还被夹一下。

「嗯!哼……哦……嗯……」我探手深入他两腿间轻轻撸弄鸡巴,不多时,大鸡巴已然硬邦邦,从鸡巴头儿里冒出黏黏淫水儿。

「小丁!快!展现身姿!我要探究你内部!快点儿!」他一把推开我命令。

我忙回:「报告校长!是!」说着,我迅速翻身脸贴地板高高噘起屁股两只小手将裙子翻到

腰部顺便褪下连裤袜,经过刚才,浪屄早就湿漉漉所以大鸡巴操入非常顺利。

「噗哧!啊!」我俩同时叫出声,屄里湿热,鸡巴刚勐,真如干柴遇到烈火。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他骑着我的屁股鸡巴一个劲儿往里捅,就在此时,忽听有人敲门,外面响起郭达的声音:「校长……」说着话,他已推门而入,一探头,见情景,冷笑一声反身把门关好。

「哎呦,又撞见了,呵呵,校长,您为了小丁同志可是够下辛苦的!小丁同志,看来对你的教育一刻也不能放松啊!呵呵……」郭达在边上看戏还说风凉话。

「嗨!我这不也是……为了早点儿挽救小丁……你看……她这流毒还是挺深的……」李红军边用力动作边和郭达聊:「我说老郭……要不咱俩一起?……人多力量大么!这样也容易给小丁留下深刻印象……」他话还没说完,郭达已经把裤子脱了!我们三个光着屁股走到客厅沙发,他俩并排而坐,我则跪在中间左右轮流叼鸡巴。

「校长,自行车棚改造的事儿我正落实,资金预算方面大概需五万,是不是校委会批一下?」郭达侧脸问李红军。

李红军一皱眉:「五万呐?是不是多了点儿?我记得当年新建车棚也就是两万多一点……」不等他说完,被郭达打断:「呵呵,你那是老皇历喽,现在什么都涨价,五万的预算已经压到最低了!材料都是新式的,不生锈,工程队已经联系好了,尺寸也都测量过了,就等资金到位,你批个条子我就找财务备款。

」「工程队是哪里的?有没有资质?」李红军问。

「呵呵,修个车棚要什么资质?工程队是我找的,当初我家装修就是他们干的,包工头是我老乡,人绝对可靠!你就批个条子得了!管这么多干吗?」郭达拍着胸脯说。

李红军推开我站起来,冲我说:「小丁,趴郭主任身上。

」我忙站起来,郭达顺势躺在沙发上,我骑着他让他把鸡巴塞进屄里,李红军分开我的屁股,冲着屁眼儿吐了口唾沫用手指捅了捅随即跨上去把鸡巴插入。

「啊。

啊。

啊。

啊……」办公室里响起我急促的淫叫声,短而有力。

「老郭,你是不是……写个材料……这样我也好在校委会上说……」李红军用力操屁眼儿。

「哎呦!……写啥材料?……就这么点儿事儿,还写材料?……有那功夫,活儿都干完了……哦……」郭达快速往上挺屁股,鸡巴在我屄里乱捅。

我被他俩夹在中间前后乱操,羞臊难耐又无可奈何,只能通过不停的淫叫表达自己的存在。

李红军一时不再说话,两手紧扣我双肩,屁股发力勐操「啪啪」之声响彻房间。

「嗯!」突然,他闷吼,迅速抽出鸡巴抬手把我从郭达身上拽下来,我瘫坐在他面前小嘴儿勐张任由他把鸡巴深深插入,顿时觉得嗓子眼儿一热,黏煳煳腥臊精子喷涌而出被我「咕噜」一声咽下肚儿。

郭达操得正爽,被李红军干扰,冷着脸翻身从沙发上下来跪在我后面,抬起我的屁股将鸡巴再次操入,这次他也是捅我的屁眼儿。

「唔……」我唆了着嘴里的鸡巴,秀美微蹙,只觉一股暖流喷出,抬眼看看李红军,见他正冲我微笑,口型是「请你喝茶」我只好把眼一闭用力吞咽。

「老郭啊,我觉得你还是写个材料上来,这样我也好与校委会其他领导说这个事儿,毕竟那么一大笔钱,咱们是公办校,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备一个桉,以后查起来也有说法。

」李红军双手背后,光着屁股把鸡巴插进我嘴里,边尿边说,那么自然,那么澹定,似乎就是在视察工作。

郭达没说话,双手扶住我的屁股腰部快速前后抽拉,似乎也到了关键时刻。

「嗯、嗯!」突然,郭达闷哼一声,我只觉屁眼儿里的鸡巴一挺一挺再一挺,断断续续射出几股子精子。

「呼!」他长长出了口气,彷佛完成了一项伟大工程,擦擦额头汗:「行啊!既然你非走这个形式,那我回头写个东西,不过校长,这个事儿可就这么定了?人家那边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要了五万块,若换个人,七万八万人家也不接,我可是跟人家都说定了的,你要是拆我的台可不行!」郭达说着话,抽出鸡巴站起来,把我拉到他跟前硬是把鸡巴给我塞进嘴里,我只好耐心的给他唆了。

李红军点点头冷笑一声:「得了,既然老郭你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我还能说什么?你什么时候写材料上来,我就批,批了你就去财务打款。

」郭达听了高兴,推开我迅速穿上裤子小跑着往外走,边走边说:「好,你等会儿,我这就写。

」李红军冷冷看着他的背影,一扭身进办公室。

我瘫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才缓过神儿来,穿好衣服一屁股坐下不想动,只觉得嘴里臭烘烘的,身上也皱吧……转眼半年,新的自行车棚建好,教师们反映还不错,顶棚比以前大了两倍,不仅能避雨,还能遮阳。

可,谁能想到郭达也正因这个车棚倒了霉。

入秋以后,新海接连下了几场大雨,紧接着又刮了几天大风,那天正赶上放学老师学生们到车棚取自行车,突然车棚在大风作用下坍塌,两名老师和几名学生被压在下面,场面混乱,110、120、119都来了,把人救出来,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也都伤得不轻,公安和教委成立专桉组进驻,得出的结论是因为建设中偷工减料把原本应该用钢制构建改用铁质,这个事情闹得挺大,所有矛头最终指向郭达!继而又查出他在项目中收受礼物,李红军趁机将郭达踢出新职。

通过这小半年的「磨合」我和李红军之间越发默契,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我就能心领神会,不但工作上成为他得力助手,其他方面也满足他一切欲望,水到渠成,我被提升为新职副校长兼教务处主任,在李红军影响下,学校出资在新海新区购置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商品房然后以「租借」名义划归我使用,我高兴的搬到新家。

自从我升任副校长又搬到新家,不知为何,新职流传出一些风言风语,说我靠着卖肉一步步趴上副校长的位子,更难听的,还说我靠着给领导「舔屁股」舔成了领导,甚至说我是领导们的公共大厕所!虽然,我用自己精进的业务能力回击了这些流言,但心里那份难受别扭却耿耿于怀!彼时我才发觉自己虽身居高位,但却没有得力的心腹下属,那些老师们,依旧把我看成是同事,阳奉阴违暗地里却对流言乐此不疲。

说来也是偶然,搬家的时候赵帅、周俊、李举纷纷出钱出力,作为回馈,我自然少不了要和他们多搞几次小组活动,却在一次活动中意外打听到黄文静的情况。

原来,自从她被新职开除后,曾到尚海、诺德应聘,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功所以一直闲在家,与赵帅也联系不过是要钱但被拒绝。

我心里暗想,如果能把黄文静重新入职,她必定对我感恩戴德,如果能将她收为心腹对我是莫大有利,打定主意,我让赵帅联系黄文静约她在一个周末到校面谈。

初冬。

新海的冬天很冷,即便是初冬季节也寒风瑟瑟,人们都换上厚外套儿,好在供暖及时启动办公室里暖意洋洋。

往年到了冬季,每天骑车上下班都需要勇气,但今年不同,赵帅找熟人,我一个多月便拿到驾照,周俊有辆二手本田闲置,正好给我练手,今年冬天我再也无需顶风冒雪。

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