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会社奴隶档案录之见习助理小妤(简体)二(1 / 2)

「好的。」小颖听命后,走到我背后,换用她平时在家的可爱语调,在我耳边小声地劝导我说:「姊姊对不起,真是太委屈你啰!不过我是职务所在,不得不这样对你。但是,你放心好了,如果这项样品实验成功的话,我相信你就能成为这间公司的正式员工了。到时,我们姊妹俩就能在公司里一同努力喔!」

听到她的话语,我的眼泪就留下来。这年头,想要一份稳定又良好的收入,需要付出的代价这么大啊……

小颖说完后就沉默不语,忠诚地执行被交付的任务。她双手下滑插进我的领口,小心翼翼地解开扣子,把手伸进我胸罩和乳房的缝隙中,缓慢地搓揉起来。动作很柔很轻,宛如对宝贝事物的爱抚,也彷佛对我的慈悲怜悯。她的力道不轻不重,简直就象是我在按摩自己的乳房一样。不过,少了平时那种自愿的舒适,而是种被强迫的抚摸。

乳房以外,她的双手指尖各自拨弄着我的乳头,有触电的滋味,欲火轰一声的旺烈烧起,很快地就让我的小蓓蕾给勃起。这又是一件我这辈子从没想过的事情,居然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妹妹,按摩乳房,挑逗乳头,品尝着舒服的快感。

我呻吟起来,穿过堵口球,变成低沉又带有媚惑的声响。

从小颖的双手传来她的体温,正逐渐地加热着。我很清楚地知道,她也开始兴奋了。在我呜呜的呻吟声中,小颖空出一只手,向前抚摸起我小腹来。她娇贵的手掌延伸到我的窄裙,顺势翻越,然后摸在我的阴蒂上,来回搔玩。同时,也不停地骚扰我的小穴和菊花眼,把我玩得香汗淋漓,甚至我感觉到自己的淫水从阴道口流出,流过屁眼,快要滴下来似的。

我呜呜的叫声没有方才的怨恨,多了一种初次听见的娇媚。原来,我能发出这样美妙的声音啊?可是,又有些哀怨,没想过自己被妹妹给玩弄,居然还能悠哉地享受这样背德的快感,还觉得很舒爽,想要更多。

我,是一个好色的女人吗?

小颖慢慢地亵玩我两片微微分开的阴唇,不断地来回抚摸,似乎是在用手指勾勒我阴唇的形状,让我藉由她的手在脑中划出模样。接着她把阴道分泌溢出的淫水,涂抹在我的阴户上头。不急不徐地在各处游走,让滑嫩的黏液布满我的私处,接着用拇指和食指微微地捏住我敏感又挺立的小荳荳,左右来回扭转。

「呜呜……呜……呜喔……」我娇弱地喘息呻吟。

阴蒂的感觉真的好棒喔……我的身体忍受不了小颖的挑逗,不自觉地骚动扭动。我闭起双眼,却知道自己脸颊通红,全身火烫,渴望着小颖能给我更多、更多的愉悦享受。

小颖则回应我似地加快速度,令我下身的反应更为明显。淫水从洞口不断泊泊流出,湿得一蹋糊涂。阴唇随着肌肉收缩而一开一合,彷佛在期待着被粗壮的长条物给插入。充血的阴蒂变成嫣红的色彩,漾着绯色的气息。

不知道是不是时机成熟,我的脑袋已经不能够思考。小颖忽然停止动作,让我正在扭动的身体一下绷紧,喉咙发出不甘愿地哀鸣:「呜……」

我睁开眼睛,看见男人和小颖站在我面前,男人仍是握着计算机,而小颖手中多出一根装满同样粉红色药剂的粗大针筒,两人平静地看着我。然后,我就感觉到针筒顶在菊穴上,破开肛门的肌肉,插入进去,一股缓慢且连续不断的药剂灌入我的肠道。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一阵的强烈刺激立即从直肠深处传递到我大脑,使我不由得发出略带痛苦的呻吟:「呜呜……喔呜……呜呜……」

我摇着头,表达我的抗拒,没任何地作用。男人还在一旁指导小颖,有如恶魔般地说:「慢一点,对……再慢一点,让药剂一点一点地灌进去。我想实验看看,灌入药剂的时间长短,会不会有额外的变化……」

此时,我超想把眼前的男人给砍死。

难道她不知道,这种非常慢的灌肠方式,足以让我充分地「享受」到被灌肠的过程吗?而他还在旁边指导起小颖,不断地要求她放慢动作,要我看着我的妹妹,把药剂缓慢地灌入直肠。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把药剂全数地灌入到我的肠道内,而我已经哭得唏哩哗啦!

真不知道男人是天才还是幸运?冰冷的药剂注射到我的直肠内,起先是给我的肠壁不小的冲击,再来,就是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传来。很明显地,比起刚才一股脑儿的灌入,这样的方式更能把药剂的效力给激发出来。

「呜啊!呜啊!呜啊……」

或许是我太过敏感,还是这次的药剂终于正常发挥。总之,这是我生平从所未受过的强烈刺激苦痛感。我不受控制地扭动着身体,似乎想从这种状况下给解放出来。但是被完全禁锢的我,又怎能够是坚固铁架的对手?我的挣扎显得软弱无力,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好难受啊……能不能……放开我……让我排泄出来吧!

肠道里的药剂好像正在加热一样,温度不断升高,甚至让我觉得有些火烫。锐利的痛苦一阵阵的传来,我的眼泪如泉水般涌出,叫不出声音来。

小颖又把她的手指给插入我的肛门内,慢慢地抽插,试图减轻我的难受,用快感来抵御痛苦。可是,这次却没有削减我的难受,反而让我好更想上厕所!

这时,推车开始移动了。又推出了工作室,来到温室里的另外一片农地。里面,种植着翠绿的西瓜,看起来离成熟还有一段时间。

不过我已经无法考虑太多,直肠的感觉纠缠着我,快让我崩溃。只听「波」的一声,小颖拔出了她的手指。而我的肛门,则条件反射般地缩紧,不过却没任何效果,肛门如爆发般的排泄了出来,在我直肠里温热的药剂,如水龙一般冲向农地喷出。

「呜啊!」强烈的解脱感,令我不由得眩晕,翻起白眼,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可惜,这次的实验没有如预料般的成功,反而是大大的失败。就在男人还没有开口前,我就已经知道这个答案。因为,我闻到了粪便混合药剂的刺鼻味道,让我恶心。胃液逆流,想要呕吐。

小颖皱起眉头,捏着自己的鼻子,用怪罪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是认为身为姊姊的我,怎么能够大出这么臭的粪便,亦或是责怪我怎么搞砸了这场实验。男人则是一动也不动,看着手中计算机反应的数据,静静地分析着。

看到小颖的模样,我又哭了起来。说到底,我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以为,这次会很成功,然后我就能顺利解脱了。

过了一会儿,男人才检讨地说:

「看样子,这次的实验虽然不是理想,却也并非失败。药剂有部份的确产生变话,是刚才的那种透明中带有清香的模样。但是,更多是原本的药剂,并没有产生变化,依旧为粉色的液体……嗯,还混合了实验体肠道内的粪便,有着恶臭的味道。」

小颖低下头,一脸愧疚模样对男人道歉说:「对不起。」

男人摇头说:「小颖,不用道歉。我们没有失败,反而应该说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成功。」

小颖和我都抬起头,好奇地看着男人。不得不说,男人的实验的确让我很难堪,甚至是难受和耻辱。但是,他求好心切的实验精神,却不知怎么了让我很感动。尽管我现在无法出声,但我还是想知道这次的实验,带来什么样的成功?

「药剂发挥的效力比刚才更好……真是太有趣了。哈哈哈……」男人哈哈大笑起来:「刚才,我刻意要你让实验体是处在较为痛苦的状态,就是一种新的尝试。结果实验体全身上下散发出苦闷的情绪,却能让药剂的效力比第一次的实验更为出色。假设我没推测错误的话……」

「是什么样的推测呢?」小颖问着。

男人解答说:「如果我们在实验体兴奋与苦痛的状态中找到一种平衡,说不定就能把药剂的效力发会到最高点。天啊!真是太让人兴奋了……走吧,小颖,我们回去工作室再次实验吧!」

「是的。」

听到男人的解答,我悬挂的心,暂时放了下来。意识有些飘荡,感觉到自己的肛门有点无力,身体也疲惫不堪。可是,脑袋中却有种异样的思绪,不断地要求我,要我再尝试一次……尝试被小颖灌肠后喷射的滋味啊……

正当脑海回荡这个念头的时候,我也被他们给推回到工作坊。

又是新一轮的实验。在男人还没有把药剂调配好之前,我仍是被我的妹妹给挑逗着。和上一轮不同,小颖从一开始就直接把目标放到我的阴蒂上,用拇指拨弄起来,然后另外一只手则攻击我的小穴,食指和中指合并,插入我湿润的阴户当中,毫不费力。

敏感带的刺激,瞬间就让快感再度回流到我的身上。不用思考,不用烦恼,不用顾虑一切,只需要好好享受就好。心里的排斥感在不知不觉中消耗殆尽,仅留下欢愉的渴望。

如果监督我的人是小颖的话,我甘愿一辈子受到她的掌控!想着身为姊姊的我在妹妹的调教下展露出淫荡的模样,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口水已经留得满脸都是,我的小嘴酸酸麻麻,剩下呻吟从堵口球内冒出。我体会胴体传达的美妙快感,感受淫水随着小颖的抽插从阴道里飞溅出来

这时,我眯起的眼眸,看见了男人走过来。药剂并不在他手上,而是握着一根奇怪的按摩棒,「山」字形,金属制成的,那反光令我有些恐惧。

该不会,男人要用那按摩棒来玩弄我吧?

我不要!我只想要小颖来欺负我!

男人不知道我此时的想法,在小颖面前摆弄着那一支金属的假阳具。有左到右,依序增高,最左边的第一个,是个头部呈现球状的短棒,好像大拇指一般。中间的那根,细细长长的,是一颗颗珠子组合成的串珠。而最右边的,就是一根标准男人的阳具模样,制作非常精细,连上头的青筋都有做出。更不用说,还有入珠跟螺旋的纹路。